云蜂科技杨立恒:现金贷强监管是个双面照妖镜

一夜之间,网络小贷的市场环境从盛夏六月直接进入到了数九寒冬。除了监管要求综合利率不能超过36%的红线之外,昨日又爆出众多平台逾期率直线上升,最高的首逾率已经超过60%,相较于正常时期平均20%-30%的综合逾期率,这一数字明显超出了众多平台的承受能力。

一夜之间,网络小贷的市场环境从“盛夏六月”直接进入到了“数九寒冬”。除了监管要求综合利率不能超过36%的红线之外,昨日又爆出众多平台逾期率直线上升,最高的首逾率已经超过60%,相较于正常时期平均20%-30%的综合逾期率,这一数字明显超出了众多平台的承受能力。

“行业夏转冬急刹车之后,强监管重压之下,逾期集中爆发是必然事件”,云蜂科技杨立恒表示,这就是一场多米诺骨牌游戏,只要有一块倒下了,后面就会引发连锁的踩踏效应。

  

云蜂科技杨立恒:现金贷强监管是个双面照妖镜

 

  监管正被黑产老赖们利用

  最近,各家小微信贷、现金贷公司的贷款客户社交媒体群中,赖账不还钱的发言和互动明显增多。这些借款人看到这一轮现金贷的舆论危机,以为找到了大机会,赶紧跑到群里叫嚣,号召大家都不还,不要沦为被放贷平台收割的“韭菜”。

  一个直观的现象是,随着监管层施以“重拳”,当下借款人们对于“集体赖账”、“集体违约”更加理直气壮。特别是网络小贷和现金贷领域共债现象异常普遍,一个借款人同时欠十几家平台账的情况屡见不鲜。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监测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尚在运营现金贷的平台有2693家,用户近1000万人,预计其中有200万借款人有多头借贷情况。

  原本“一人多贷”还能让有还款意愿的借款人“借新还旧”,继续玩着拆东墙补西墙的连环游戏。但是现在现金贷平台同时缩量,直接导致了很多共债危机集中爆发。如果现金贷平台快速关门,借款人借不到钱,自己短期内的偿债能力又非常有限,最终这些有心无力的借款人可能会不得不走上“赖账”之路。

  尽管现金贷领域被资本视为暴利沃土,但那也是坏账可控、违约率可控情况下的结果。如果借款人都借机站在所谓的道德高地上做“老赖”,这对现金贷公司将是灭顶之灾。由此引发的行业危机、信用危机以及风险溢出将是一场大灾难。

  “这是一轮黑产老赖们的狂欢,他们企图在监管来临与平台观望的空隙,再撸一把各大平台,然后可以堂而皇之的打着还款就成高利贷受害者的道德大旗拒绝还款”,针对上述现象,云蜂科技杨立恒分析称,这是一轮双向的洗礼,在黑白交替的时候,更能看出谁是好人。

  客户撸贷不还的现象已经不是个案。最近众多公司都集中爆发出首逾期率暴涨的消息,各大平台也在通过严控风控、减少放款量的方式来减少损失。最严重的是,个别平台已经考虑暂停现金贷业务。头部平台的不稳定,更是加剧了这种恐慌,有平台在APP上公告称,产品优化调整,暂时不提供借款服务。

  然而从法律角度来看,法律不保护的只是年化超过了36%那部分的利息而已。不还钱本身,现金贷公司还是可以追究借款人的法律责任。于此,抱着借款不还心态的客户需要多个心眼。

  这是一轮对平台和黑产老赖的双重洗礼

  在云蜂科技杨立恒看来,现金贷监管是一个双面照妖镜,对于触碰红线的平台和老赖们而言,都是一场洗礼。

  “一方面,能让放贷平台朝合规划方向发展,同时通过这轮洗牌进行末位淘汰,将那些不合规、利率高、存在非法吸收资金的平台清洗出队伍。另一方面,在黑白交替之间引蛇出洞,这些出来撸平台的用户,也将进入云蜂科技的负面名单库。”杨立恒认为,这轮洗牌虽然险象环生,但还是推动行业在往更好的方向前进。

  针对近期黑产老赖频出、平台坏账暴增的情况,杨立恒透露云蜂科技的负面名单库数据量级也在暴增。云蜂科技网贷负面名单的更新速度比过去加快了40%~60%。

  “这段时间增加到负面名单库的人群,多半是还款意愿不强甚至是恶意骗贷的人群,云蜂科技已经通过这个事件筛选出来,而且云蜂科技的负面名单库已经有相应的模型进行处理,应用到行业风控中。”杨立恒说。

  杨立恒认为,早期现金贷行业因为进入门槛低,导致很多劣币流入市场,让整个行业混沌不堪。但也要承认,这个行业从地下走到线上,在风控、催收、数据沉淀等方面,都慢慢从荒野中摸索出了一条走向光明的正确道路,也进入了监管视野,逐渐正规化。

  “最关键的是,经过一年沉淀,行业已经积累了大量此前缺乏征信数据人的信贷数据,而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中国征信体系的一部分。”杨立恒称,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受限于此前互联网及征信、风控手段的单一,未在央行征信范围内的人群一直未来得及享受到普惠金融的福利。

  事实上也是,作为一家覆盖了数据采集服务、实战风控模型及信贷SaaS业务,能为机构提供全生命周期风控服务的供应商,云蜂科技在这次强监管风暴中反而迎来了更大的机会。

  杨立恒介绍到,云蜂科技已经有数量足够去支撑AI建模的X变量和Y变量。以此为基础,云蜂科技能够向市场上推出大概四十多款针对不同场景、不同业务的风控模型,让金融机构非常精细化、动态化的去调整自己的业务,管控自己的业务。

  虽然市场调整给云蜂这样的实战派大数据风控服务商创造出了更好的成长空间,但市场需求由线上转向地下高利贷的趋势也让杨立恒有些许担忧。

  杨立恒透露,目前各大平台风控缺位、多头借贷等问题不是三天两头就能解决的,如果因为监管造成平台资金链断裂,随着坏账的持续增多和平台方恐慌情绪的蔓延,恐怕未来会出现平台方的大面积的倒闭潮和跑路潮。

  “但是我们要相信监管层的智慧,他们有能力保证这个行业的正确航向。”

  实际情况也是,监管层明确要求“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所有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的同时,应做到因地制宜,有的放矢,采取“新老划断”的办法。

 

>
延伸 · 阅读

盖着被子吹空调是科学的!不仅能够减肥,还能够延长自

睡眠对于人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人在一天工作学习后,睡眠是最好的调节生活的方法。但你...

苹果新机致力环保:将用可回收材料打造

据澳大利亚News报道,苹果环境、社会政策副总裁Lisa Jackson接受采访时透露,他们将致...

标签 现金 监管 平台

相关文章

加载更多